首頁 新聞中心

          農產品全程冷鏈需從根本解決問題

          民以食為天,食以安為先。人們過去對此的認識更多的是停留于工業化包裝食品上,殊不知,所有的工業化食品,即使包裝多么華麗,品牌多么響亮,究其原籍和出身,都來自一個老祖宗——田間地頭長出來的農產品。

          在這個意義上,食以安為先也可以說是安以農為先。明確這一點很重要,過去,人們只曉得食品安全的源頭在食品企業和農產品市場那里,很少想到如果作為食品工業和其他食品加工業原料的農產品出了問題,就等于從一出生就得了先天性不治疾病,即使后來再怎么治療(加工),也是馬后炮了。

          如何防止馬后炮,則非農產品冷鏈全程莫屬,這個道理人人都明白;而這一全程的源頭就是農產品的出生地,即我們現在常常說到的產地冷鏈。對此的認知,如今已被提到了國家有關方面的議事日程上。

          2020年6月12日,農業農村部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農產品倉儲保鮮冷鏈設施建設工作的通知,要求聚焦鮮活農產品主產區、特色農產品優勢區和貧困地區,鼓勵在產業重點縣(市、區)整縣推進,滿足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建設需要,將農產品產地冷鏈設施建設與信息自動化采集同步部署、同步推進。

          一個場景 一組數據

          國家之所以把農產品產地冷鏈設施看得如此重要,不僅是因為它是農產品全程冷鏈的最初一環,用現在大家耳熟能詳的一句話就是“最先一公里”,更是由于在十四五規劃振興鄉村戰略的大背景下,農產品產地冷鏈的落后現狀,已經到了不得不解決的時候。

          長久以來,很多著名的地方農產品都存在好吃不貴難保鮮的問題,因此只能吃在當地。隨著食品加工業的發展,如今外地人也能吃到了,但也只能吃到工業化農產品,如楊梅罐頭、枇杷罐頭等等。更大的問題是,有特色的新鮮水果吃不到也罷,畢竟還有其它的水果可以替代,可是蔬菜和糧食就不好辦了,像北上廣這樣的大城市,靠郊區種的那點蔬菜和糧食能保證供應嗎?只能從全國各地調運,這種千里迢迢調來的蔬菜和糧食,吃著當然不存在食品安全問題,可是,味道和剛從地里收獲的蔬菜能一樣嗎?至少是不如田間地頭的蔬菜和糧食更水靈。

          口說無憑,請看一組數據:今年3月17日,農業農村部規劃設計研究院發布《農產品產地流通及“最先一公里”建設調研報告》(下簡稱報告)稱:中國果蔬和薯類產后損失率高達15%~25%,每年損失近2億噸;農產品“最先一公里”建設嚴重滯后,中國產地倉儲保鮮設施缺口約為2.3億噸庫容。目前,我國80%以上的果蔬仍以常溫物流或自然物流為主, 導致果蔬的采后損失嚴重,每年約有1.3億噸的蔬菜和1200萬噸的果品在運輸中損失。

          今年兩會期間,有著“水稻院士”之稱的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陳溫福對于“最先一公里”中的糧食損失也頗為痛心疾首:以水稻為例,水稻豐收時濕度很高,需要及時除濕降水。很多農戶由于在“最先一公里”沒有設備及時烘干,大概五六個小時之后,糧食就會變質,時間再長就會產生黃曲霉素。

          解決農產品產地冷鏈必須考慮基本國情

          在中國,干什么大事都得考慮國情,否則將事倍而功半。我國農產品冷鏈的基本國情是什么呢?那就是農產品生產的分散化,與產地冷鏈物流基礎設施的嚴重缺乏極不相稱。冷庫設施主要集中于城市,且主要分布在中部和東部發達地區,產地冷庫設施十分缺乏,而西部地區恰恰是全國農產品的主要產地。產地生鮮農產品上市期集中、產量大、保質期短,難以抵御市場價格風險,不但菜賤傷農的問題得不到根本解決,而且使得農產品從一出生,就面臨著食品安全的先天不足。所以,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特別提出,要“啟動農產品倉儲保鮮冷鏈物流設施建設工程”;“加強農產品冷鏈物流統籌規劃、分級布局和標準制定”;“安排中央預算內投資,支持建設一批骨干冷鏈物流基地”。這意味著農產品冷鏈物流設施建設,今后將有望得到國家財政政策的大力支持。

          在國家政策指導和引領下,近年來我國已開始重視加強產地冷庫即田頭冷庫的建設,產地冷庫數量實現明顯增長。

          報告介紹,2020年,中國已投入50億元資金,支持超9000個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在農產品產區新建或改建1.4萬個倉儲保鮮冷鏈物流設施,規模超過600萬噸。“十四五”期間,每年國家都將投入50億元資金補助建設農產品冷鏈物流設施。與此同時,近年來,全國共有10.3萬個產地農業經營主體,在中央政策和財政支持的基礎上,自籌資金約130億元,建設了7.4萬座馬鈴薯貯藏窖和果蔬通風庫、4.5萬座機械冷庫、1.9萬座果蔬烘干設施、65座糧食烘儲中心和71座果蔬產地加工中心;新增馬鈴薯貯藏能力206萬噸、果蔬貯藏能力415.3萬噸、果蔬烘干能力287萬噸。

          報告介紹,盡管如此,我國農產品的產地倉儲保鮮設施總量仍然明顯不足,農產品物流冷鏈流通率還不到20%,人均冷庫容量僅0.05 立方米,占比7%; 特別是中部農牧業主產區和西部特色農業地區冷庫嚴重短缺隨著農產品產量增長以及消費者對產品新鮮度要求更高,當前中國產地倉儲保鮮設施缺乏的問題尚未得到根本解決。

          穿越時空,走土洋結合之路

          如何確保分散在各地的農產品,在上行的源頭即田間地頭就直接進入冷庫這個大“冰箱”里呢?對此,有關專家提出建議,可以考慮采取一條適合我國農產品基本國情的產地冷鏈發展之路,那就是土洋結合。

          先說土。說到這里,就要夸一夸我國古代人民的智慧了:既然夏天沒有冰,那就把冬天自然生成的冰留著夏天用。于是就有了“藏冰”這個詞,顧名思義,就是將冬天的天然冰儲存起來,等到夏天用來給食物保鮮,用今天的眼光來看,就是“土冷庫”。

          據查資料,早在周代,我國即建有簡易的“冰庫”,稱之為“凌陰”,到漢代又稱為“凌室”,是一種容積較大的冰窖。據清人《清嘉錄》記載,清代蘇州民間藏冰已較普遍,當地人置窖冰,每逢盛夏,街坊擔賣,謂之“涼冰”,可雜以楊梅、桃子、花紅之屬,俗呼冰楊梅、冰桃子。

          每年到了大寒的季節,人們就開始鑿冰取冰,這個時候的氣溫最低,所以此時的冰塊是最堅硬,最不容易融化的,人們會到水質比較好的地方進行鑿取,儲存在預先就準備好的冰窖里以備使用。古代的冰窖都建在寒冷陰涼的地下,藏冰前先使用稻草和蘆席做鋪墊,把采好的冰放在上面之后,就在冰上覆蓋一層樹葉,作為保溫的材料,緊接著就密封窖口,等到來年享用。

          關于產地“土冷庫”,說了這么多,只是想佐證一個大膽的設想,能否古為今用,在農產品的田間地頭,仿照古人并利用現代制冰、藏冰技術,建一些現代化的“土冰庫”呢?中國空調制冷協會冷鏈物流分會的專家對此設想,表示了謹慎的樂觀,認為“土冰庫”的建設至少有兩大好處,一是投資少、見效快,二是比起建在地面的冷庫來,這種建在地下的冷庫,可以不占用或少占用土地,甚至可以直接利用農產品田間地頭的地下空間。 

          土的畢竟是土的,而且也只能作為對現代化冷庫的適當補充,既代替不了現代化冷庫,更不能解決冷藏運輸,那么,能否有一種既能做產地冷庫使用又可成為最先一公里的冷鏈運輸工具呢?回答是肯定的。

          據悉,目前,中國一重新能源車公司已自主設計研發制造了一種廂式冷藏半掛車,可以解決這一問題。由于該款半掛車用天然氣自發電制冷,在沒有電網的情況下也可以制冷,相當于是一個移動冷庫,分散開來每個半掛車都是獨立的冷藏作業網點,可以實現農產品“從田間到冷庫”的全程冷鏈。這種移動冷庫也非常適合與鐵路運輸相結合。據中車石家莊車輛有限公司冷鏈項目部的副總經理童山虎介紹,鐵路冷鏈運輸最關鍵的是解決動力源的問題,中車石家莊公司與英國知名大學合作,研發出蓄冷式智能冷鏈裝備。蓄冷式智能冷鏈裝備采用先進的相變材料,將冷能儲存起來,實現了一次充冷、均勻釋冷的功能。蓄冷箱從農產品產地到達鐵路貨運站后,可以充分發揮“移動冷庫、一箱到底”的優勢,直接把農產品運送到客戶終端,在無源情況下繼續發揮冷藏保鮮功能,并避免由于多次物流搬倒,容易造成冷鏈斷鏈的問題。

          推薦新聞

          上一篇:全球芯片荒,如何保證冷鏈產品供應?精創電氣的責任...

          下一篇:培養供應鏈思維,完善冷鏈上下游體系

          返回
          久久频这里精品99香蕉,欧美Av在线放荡人妇,亚洲国产制服丝袜先锋,日本大胆无码免费视频